图片 1

高中生骗1.44亿元

图片 2

天合化工为求复牌,被文化程度为高中的“假首长”骗走1.44亿,除此之外,天合化工还因其造假上市问题饱受诟病。

据“金融街侦探”消息,2014年在香港上市的”天合化工”因”数据造假”,上市不到9个月便遭勒令停牌至今。岂料,停牌期间集团高层为求复牌,到处”找关系”、”走后门”。结果,被6名冒充”国家安全机关部级领导”的骗徒骗走了1.44亿元人民币
及奥迪A8汽车一辆,其中5名骗徒只有高中学历。

上市公司因涉嫌财务造假陷入停牌,公司高管为了股票顺利复牌而行贿,结果却被诈骗上亿元。如此荒诞的剧情由东北一家化工企业真实上演。

5月3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公布了一纸刑事裁定书显示,天合化工副总经理为复牌股票,被人轮番骗走累计1.44亿元和一辆奥迪A8汽车。

天合化工2014年6月20日在香港上市,筹集约50亿港元资金,上市初期市值一度飙升至约650亿港元,令集团创办人魏奇跃升为辽宁首富。不过,天合化工及后被爆账目造假,夸大盈利,2015年3月26日起被停牌至今。

《华夏时报》记者近日获悉,在港上市的天合化工集团自2015年3月开始停牌后,在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试图通过行贿达成股票复牌的目的,却被冒充国家安全机关部级领导的不法分子诈骗上亿资金。有意思的是,参与实施诈骗的6人中,有5人仅有高中文化。

被骗上市公司天合化工前身为义县精细化工总厂,总部位于辽宁锦州市,由魏奇创办于1992年。是一家特种化工生产商,主要经营润滑油添加剂和特种氟化物两大业务。按照天合化工官网描述,天合化工是中石化、中石油等大公司的一级网络供应商。此外,天合化工还称其是国家科技部科技支撑项目基地。

假首长 穿西装

5月7日上午,本报记者就该起诈骗案件及财务造假一事致电天合化工总部。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不了解情况,将向有关领导汇报,但截至发稿未予回复。

天合化工曾三次谋求上市。先是2011年筹划在英国资本市场上市,然而由于当时欧洲市况不利,上市计划被搁置;2013转而冲击港股时再次失败而归,直到2014年6月终于在港上市。

图片 3

涉财务造假陷入停牌

天合化工上市之时,星光熠熠,由摩根斯坦利、瑞银、美林美银等顶级投行联席保荐,由高盛、中银国际等承销商承销。彼时天合化工以每股1.55港元的发行价上市,募得资金50亿港元,上市1个多月,股价最高达2.5港元,总市值则一度涨至650亿港元,使得魏奇家族财富也因此水涨船高,在2014胡润百富榜上,魏奇家族以200亿的身价排名48位,并成为辽宁首富。

天合化工股票在香港停牌后,副总经理张某为让股票复牌。于是,经人介绍认识了“人脉通天”的黄某。黄某声称,可以走关系让天合化工复牌。

天合化工集团是一家主要从事精细化工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的公司,总部位于辽宁省锦州市。主营产品为润滑油添加剂和特种氟化物两大系列,包括200余种精细化工产品。官网称其是中石化、中石油一级网络供应商,国家科技部科技支撑项目基地。

然而上市不到2个多月,天合化工突遭沽空狙击,天合化工紧急停牌达一个月。就沽空报告作出澄清公告后,天合化工复牌大跌23%报1.77港元。随后股价开始持续下滑,到2015年3月27日以1.17港元的股价停牌至今,其市值也停留在290亿港元。

不仅如此,黄某还将其他“领导”介绍给了天合化工的高管,后经查实全部为诈骗团伙成员。

2014年6月20日,天合化工在香港上市,募集资金约50亿港元,上市之初市值一度飙升至约650亿港元。天合化工集团创始人魏奇也因此跃升为东北首富。

天合化工再次停牌是由于无法出具2014年业绩报告所致,但令人无法预料的是,天合化工就此停牌至今,停牌时间长达4年多。

诈骗犯付某自称其为“首长”或“部长”,他还让自己侄子穿上西装,假扮司机给他开奥迪或红旗轿车。不仅如此,团伙其他成员更是对“首长”长、“首长”短地叫,交相呼应,相互恭维,天合化工的高管层对其“首长”身份更加深信不疑。

然而上市仅两个多月,天合化工便遭到美国做空机构匿名分析(Anonymous
Analytics)狙击,指其存在涉嫌夸大销售数据、与大客户纸面交易、财务造假等行为,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股市欺诈行为之一,价值为零。

复牌无望之时,天合化工病急乱投医,其管理层开始采取行贿的方式寻求复牌。然而,行贿对象竟是“假冒首长”。根据审判文件,2015年5月至2017年7月期间,“假冒首长”以能接触国家领导人等诈骗行为,骗走上市公司总计1.44亿元,更令人咋舌的是,参与诈骗的6名人员中,仅1人为大学文化,其余5人均为高中学历。

不久之后,付某前往天合化工集团总部考察,并出具了一份“国家保密局认定天合化工集团系保密企业”的虚假文件,承诺在冠上国家保密企业的名号之后,该公司股票便可复牌。

2014年9月2日,天合化工盘中紧急停牌。次月9日,在就沽空报告做出澄清公告后,天合化工复牌,当日大跌近40%。

图片 4

两年多时间,黄某及“领导们”以各种理由,一共骗走了天合化工集团1.44亿元人民币。经公安部门调查,该诈骗团伙一共有6人,其中5人仅高中文化。

仅几个月后,2015年3月,天合化工因无法按时提交2014年业绩报告再次陷入停牌。2015年11月,香港联合交易所向该公司施加复牌条件,包括公布上市规则规定的所有尚未公布的财务业绩等。此后,由于无法获得香港联合交易所准许,天合化工2015年至2018年的年报和中期业绩一直未能按时公布,停牌至今。

图片 5

董事长曾为辽宁首富

期间,2017年5月25日,本就停牌的天合化工被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下称“香港证监会”)勒令停牌。香港证监会认为,天合化工此前披露的招股书及就匿名分析沽空报告作出的澄清载有虚假、不完整或具误导性的资料。

而天合化工之所以走捷径寻求复牌,主要是沽空报告所指出的其财务问题。数据显示,
2011年至2014年,天合化工收入逐年增长,分别为33.59亿、41.93亿、50.34亿、67.7亿。净利则分别为9.48亿、21.9亿、26.26亿和34.09亿。

图片 6

在2019年4月30日的最新公告中,天合化工称,有关联合交易所施加的复牌条件完成进度没有重大更新。就香港证监会提出的问题,公司已积极采取措施回应其关注事项。公司仍在等待证监会就其呈述作出回应。

2014年之后,其业绩突然变脸。2015年至2017年,其收入呈逐年下滑趋势,从2015年的44.71亿下滑至2017年的23亿。净利润则从20亿下滑至5.63亿。截至2018年上半年,天合化工实现收入7.02亿,同比降36.73%,净利润为1.34亿,同比降54.8%。

天合化工主营业务为润滑油添加剂、氟化物产品,按照天合化工官网描述,是中石化、中石油一级网络供货商。2014年6月,天合化工在港交所上市,更是由摩根斯坦利、瑞银、美林美银等投行联席保荐,由高盛、中银国际等承销商承销。天合化工发行价每股1.55港元,不过上市1个多月之后,股价就涨到了2.5港元。天合化工总市值达到了650亿港元,魏奇家族因此而成为了辽宁首富。

为复牌行贿 被诈骗上亿

然而,上述业绩情况在沽空报告和迟迟无法提交的各年财报面前,没有任何说服力。根据沽空报告,天合化工IPO时的财报存在涉嫌夸大销售数据,其营收、净利等数据均为造假,从而构成了股市欺诈行为,天合化工的价值应为0元。2017年5月,香港证监会出手再次直指天合化工招股书和此前澄清的沽空报告有虚假、误导性的资料,勒令其继续停牌。

2014年9月,沽空机构匿名分析(Anonymous
Analytics),发出了长达67页的沽空报告,质疑天合账目造假,盈利及收入均被夸大,该机构建议”强烈沽售”天合,目标价为零元。天工在沽空报告发出当天,股价急挫半成,随后停牌。即便天工发出澄清公告之后,复牌后,股价仍不断下跌。直到2015年3月27日,天工以1.17港元的股价停牌,其市值也停留在290亿港元。

《华夏时报》记者近日自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看到的一份北京高院终审裁定显示,自2015年3月天合化工停牌后,天合化工高层就开始寻找复牌捷径,结果遭遇连环骗局,损失惨重。

目前,香港证监会已就天合化工IPO财务造假事项全面开展调查,并于3月14日处罚了天合化工上市申请时的3家保荐机构美林美银、摩根斯坦利和瑞银,而处罚原因均为保荐人职责缺失。

据了解,根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的数据,以及第三方文件显示,该公司收入和盈利的确是被夸大了。2012年天合化工的相关营运附属,天合化工的实际收入少于其报告之85%,纯利更应低于100%。

天合化工集团副总经理张某通过他人介绍认识了黄莉琳,黄莉琳谎称能够接触到国家领导人,可以通过特殊关系帮助天合化工复牌。黄莉琳找到一位名叫付林的男子,付林将冒充国家安全机关部级领导的付普良引荐给黄莉琳,后由黄莉琳将付普良转介绍给张某等人。2015年4月至5月间,黄莉琳以帮助天合化工集团股票复牌需要办事费为名,共计骗得该公司1000万元。黄莉琳将其中500万元转交付林,付林将其中400万元转交付普良。

其中美林美银被谴责并罚款1.28亿港元;摩根士丹利谴责并罚款2.24亿港元;瑞银则由于还涉及其他问题上市公司被处罚了3.5亿港元和吊销牌照一年。

女儿曾卷入投行丑闻

2015年5月至2017年7月间,“假冒首长”付普良又以帮助天合化工集团股票复牌需要办事费为名,骗得该公司共计29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为争夺天合化工这一客户,各投行被曝曾争聘天合化工CEO魏奇之女魏娇。而魏娇也确实就职过摩根和瑞银。

图片 7

有意思的是,在付普良的诈骗过程中,其他参与诈骗的人员在张某等人面前称付普良为首长或部长,帮助付普良掩饰虚假身份。付普良还曾在在天合化工集团锦州办公地考察,并出具了一份国家保密局认定天合化工集团系保密企业的虚假文件。承诺将天合化工集团办成国家保密企业以实现该公司股票复牌。

4月30日,天合化工再发停牌公告称,目前其复牌条件完成进度依然没有重大进展,但天合化工将委任外部顾问,为其复牌事项提供建议。

不仅如此,董事长魏奇的女儿魏娇亦曾卷入过投行聘请富二代的丑闻当中。2013年,监管部门对投行聘用魏娇之事进行了内部调查,该投行在天合化工IPO的不同阶段获得了该公司的上市融资业务。

与此同时,2015年6月左右,黄莉琳还将冒充国家安全部副部长的被告人杨有民介绍给张某等人,继续以帮助天合化工集团股票复牌需要办事费为名,骗得该公司2000万元。

而根据港交所去年8月1日生效的除牌新规,若天合化工未能在生效日期起12个月内复牌则或会被除牌。这意味着,天合化工如果在2019年7月31日之前仍无法复牌,将会面临被除牌的局面。

曾经聘用魏娇的两家银行瑞士银行和Investec都参与了天合化工的IPO,最后摩根大通因为美国监管机构开始调查该银行的相关聘用行为而退出该IPO交易。

2015年6月至2016年间,杨有民还虚构国家安全部副部长的身份,以将天合化工集团办理成为国家安全部托管企业需要缴纳管理费、给领导解决用车、给领导过节费、给公安部经侦局局长钱款等名义,共计骗得天合化工集团8500万元和奥迪A8汽车一辆。

据知情人士称,摩根大通起初将其负责关系招聘的计划称为“子女计划”。魏娇及其家庭提出了更高薪水和更多特殊待遇的要求,摩根大通也不得不一一满足。在魏娇就职两年后,摩根大通将其列入绩效改进计划中。

2017年9月1日,天合化工集团才发觉上当,委托关联公司在北京报案。至此累计被诈骗金额达1.44亿元。终审文件显示,这起案件涉及的6名参与实施诈骗的人员中,5人仅有高中文化,1人为大学文化。3位主犯最终被判处无期徒刑。

在魏娇被聘用时,一位摩根大通的银行家在被内部人士问及聘用魏娇是否与确保摩根大通获得业务合同有关时,这位银行家在电邮中回答称,实际就是如此。

三大保荐机构已被重罚

天合化工称,上述银行的招聘是公平和透明的,该公司的IPO业务与魏娇的聘用毫无关系,并指魏娇于2010年在澳大利亚取得了工商管理硕士和其他学位,因而进入金融行业。

为寻求股票复牌如此大费周章的行贿,结果还被骗了个血本无归。基于其涉嫌财务造假,天合化工的行径就不难理解了。

在天合化工的官网上,董事长魏奇的致辞有这样的话,天合人将踏踏实实做人,兢兢业业做事。天合公司将以最好的产品、最好的服务回报用户、回报社会、回报国家。

香港证监会对于天合化工涉嫌财务造假的调查已经全面展开。今年3月14日,香港证监会就天合化工上市申请过程中3家保荐机构失职行为已作出处罚。

结果在被揭露账目造假之后,却动歪脑筋”走后门”。

3家保荐机构被罚的原因都包括,在担任天合化工2014年上市申请的其中一名联席保荐人时,没有履行其应尽的责任,其中包括没有就安排尽职审查访谈或确认访谈的模式及地点,直接与天合化工客户联络,没有处理访谈中出现的预警迹象,且访谈问题模糊不清。

小伙伴们,对于有上市公司为复牌反被骗徒骗钱,你觉得对方可怜?还是觉得对方可悲?还是觉得可怜之人必有可悲之处?欢迎多留言。

其中,香港证监会对美林远东作出谴责并处以罚款1.28亿港元,对摩根士丹利作出谴责并处以罚款2.24亿港元。瑞银则是在担任包括天合化工在内的三宗上市申请的其中一名联席保荐人时均没有履行其应尽的责任。不仅被罚以共计3.5亿港元巨款,香港证监会还吊销了瑞银就机构融资提供意见的牌照,为期一年。

如果你身边有类似的骗案,也欢迎留言给防骗大妈我,谢谢。

值得一提的是,在天合化工上市早期,有媒体曾曝光各大投行争聘天合化工CEO魏宣之女魏娇的丑闻。彼时的报道称,为了从天合化工的IPO交易中分得一杯羹,瑞银、Investec、摩根大通等三家投行都曾聘用过魏娇。瑞银高管朱俊伟甚至还曾因此遭内部停职调查。

如今,天合化工上市已经接近5年时间,足有4年多时间在停牌中度过。天合化工的股市前景未来恐怕仍不容乐观。

根据香港联合交易所2018年8月1日生效的除牌新规,天合化工在生效日期前已暂停买卖超过12个月,倘若股份在生效日期后仍持续停牌12个月,则联交所可取消该公司的上市地位。12个月期限将于2019年7月31日止届满,目前已仅剩不到两个月时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