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一纸减持新规,定增项目减少,公募定增基金受到冲击,业务大幅萎缩。今年以来股市转好,加上再融资政策松绑预期,保险等机构资金开始大比例买入定增基金,在“双折价”安全垫保护机制下,定增基金投资机会再现。  “双折价”引来险资青睐  近期,关于再融资政策松绑的传闻增多,北京一位权益投资经理表示,在宏观经济发展压力下,监管部门有可能会放宽再融资政策。“今年我们的定增基金表现相对沪深300有明显的超额收益。买入定增资产有折价保护,上市公司也借道再融资资金实现盈利和业绩复苏,定增对投资端和融资端都是有价值的资产。”  据记者了解,近期保险资金也在近期大比例买入定增基金。北京一家中型公募绩优定增基金经理透露,定增基金是打折买入的定增项目,二级市场定增基金也出现折价状态,‘双折价’安全垫的保护对机构来说很有吸引力,不少低风险机构客户青睐此类资产。”  上述北京权益投资经理认为,随着定增基金到期日的临近,二级市场的折价会不断收窄并回归净值,“双折价”保护可以扩大投资的盈利空间,这类产品还是有比较大的投资价值。  定增基金规模萎缩40%  据记者了解,减持新规发布近两年,多家公募定增业务大幅萎缩,融资难度增加,定增市场愈发冷清。  北京一家中型基金公司总经理表示,公司此前在专户定增领域有一定的优势,减持新规后,很多定增专户到期,新增项目乏力,他们专户规模从400亿元萎缩近半,而萎缩最为严重的正是他们最擅长的定增业务。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43只定增主题基金合计管理规模329.54亿元,与2017年半年报减持新规前后338.18亿元规模相差不大,但单只基金平均规模已从当时的11.27亿元降至6.46亿元。对比减持新规之前,28只定增基金规模平均萎缩45.83%。  另外,上市公司定增项目减少,也让定增基金“断了炊”。  北京上述中型公募绩优定增基金经理称,定增项目规模不断萎缩,质地好的定增项目更是越来越难找。除了封闭期限较长的定增基金仍保持较好的投资运作外,短期限的定增基金在项目筛选上相当困难。  按照基金合同,定增基金要求定增类资产占比在八成以上。据上述定增基金经理介绍,定增资产包含以定增方式参与的资产及解禁后尚未变现的资产,目前他们的产品还可以达到比例标准,不过产品流动性不佳。  按照新规后的减持节奏,新拿到的定增项目12个月内不得减持,解禁后12个月内在二级市场减持不得超过定增股本的50%。大宗交易方面,3个月内不得减持超过总股本的2%,受让方6个月内不得转让。  上述定增基金经理认为,有变现需求的定增基金可以通过大宗交易折价减持,因为多数定增项目不会占据2%的总股本。如果不选择大宗交易方式,还可以在第二年减持剩余的50%,对流动性的冲击有限。“存量定增基金不少都实施了转型或清盘,部分未到期的专户还在运行,但从政策预期看,公募定增业务最黑暗的时期可能就要结束了。”

摘要
两年前一纸减持新规,公募基金定增市场风声鹤唳。在流动性萎缩、定增项目减少等因素影响下,不少当时存量定增基金规模减半,公募定增业务大幅萎缩,迷你基金日益增多。随着今年以来股市转好、近期再融资政策松绑预期、保险等机构资金大比例买入以及“双折价”的安全垫保护机制下,定增基金又出现一定的投资机会。(中国基金报)

摘要:距去年2月15日施行的再融资新规接近1年,距离5月末减持新规实施超过半年,在再融资市场的严监管下,公募定增基金规模狂飙突进的增长势头开始降温,业务模式也难以为继。多家公募人士近日告诉记者,今年不会再布局公募定增业务,发行公募定增产品,部分基金子…

两年前一纸减持新规,公募基金定增市场风声鹤唳。在流动性萎缩、定增项目减少等因素影响下,不少当时存量定增基金规模减半,公募定增业务大幅萎缩,迷你基金日益增多。随着今年以来股市转好、近期再融资政策松绑预期、保险等机构资金大比例买入以及“双折价”的安全垫保护机制下,定增基金又出现一定的投资机会。

今年不会再布局公募定增业务,公募定增业务大幅萎缩威尼斯网投手机版。  距去年2月15日施行的再融资新规接近1年,距离5月末减持新规实施超过半年,在再融资市场的严监管下,公募定增基金规模狂飙突进的增长势头开始降温,业务模式也难以为继。多家公募人士近日告诉记者,今年不会再布局公募定增业务,发行公募定增产品,部分基金子公司参与的定增业务也会逐步清理,定增业务正在遭遇全线收缩。

“双折价”引起保险资金青睐

  基金公司收缩定增业务 存量项目遭清理

近期,关于再融资政策松绑的传闻增多,北京一位中型公募权益投资经理表示,在国内宏观经济发展压力下,监管部门有可能会放宽再融资政策,毕竟定增资产是有价值的。

  从证监会公示的公募基金募集申请来看,从去年再融资新规后已经没有受理“定增”字样的公募产品募集申请,而存量定增产品也开始加速转型的步伐,中欧、建信、富国、九泰4家公募旗下5只定增基金在新规后发起了变更注册的申请。

该权益投资基金经理表示,“今年我们的定增基金表现相对沪深300有较大的超额收益,由于买入定增资产有折价保护,上市公司也借道再融资资金实现了业绩的盈利和复苏,定增对投资端和融资端都是有价值的资产。”

  沪上一位公募定增基金经理表示,在再融资新规和减持新规后,他所在公司擅长的定增业务参与越来越少,未来也不再作为重点布局方向。目前定增业务只在基金子公司层面继续参与,而在存量公募产品到期后可能将不再参与这一市场。

据记者了解,保险资金近期在大比例买入定增基金。北京一家中型公募绩优定增基金经理“定增基金是打折买入定增项目的,二级市场定增基金也出现大比例的折价状态,比较专业的机构比较看重‘双折价’的安全垫的保护,近期不少低风险机构客户比较青睐此类资产。”

  北京一位中型公募基金经理也称,近两年定增投资赚钱效应降低,公募产品中散户赎回比较多,虽然以高净值客户和机构客户为主的专户业务还在继续做,但因为看不到赚钱效应,产品规模萎缩也比较厉害。

北京一位中型公募权益投资经理也认为,随着未来定增基金到期日的临近,二级市场的折价会不断收窄并回归净值,“双折价”保护可以扩大投资的盈利空间,这类产品还是有比较大的投资价值。

  北京一位中型公募基金经理称,“伴随着定增市场规模缩水和赚钱效应下降,未来公募定增业务发展空间受到较大限制,未来我们也会适当降低预期,为定增产品业务缩水做好准备,今年是不会作为公司业务发展的重点了。”

存量定增基金规模萎缩超40%

  沪上一位公募“老十家”投资总监也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公司在公募层面没有定增主题基金,但在子公司层面有定增产品,随着再融资新规和减持新规影响逐步扩散,目前公司的子公司存量定增产品规模都在逐步收缩,有的产品在清理,增量定增项目不再参与了。

据记者了解,减持新规发布近两年来,多家公募定增业务大幅萎缩,融资难度增加,定增市场也愈发冷清。

  2017年2月、5月陆续出台再融资新规和减持新规后,规模一路上行的公募定增市场开始降温。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市场上51只公募定增基金合计规模为461.66亿元,然而平均单只基金规模却降为10.96亿元,缩水明显。

北京一家中型公募总经理表示,他所在公募此前在专户定增领域具备比较明显的优势,但自从减持新规后,很多定增领域专户到期退出,新增项目乏力,目前他所在公募中专户规模从400亿元萎缩近半,“其中萎缩最为严重的,还是我们最擅长做的定增业务。”

  多因素导致定增业务前景不乐观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43只定增主题基金(A、C份额合并计算)合计管理规模为329.54亿元,虽然与2017年中报减持新规前后338.18亿元相差不大,但单只基金平均规模已经从当时的11.27亿元降至6.46亿元,规模萎缩42.68%。若从减持新规前的存量定增基金测算,存量的28只定增主题基金规模平均萎缩45.83%,其中24只规模出现缩水,比例高达85.71%。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去年492家上市公司合计增发募集资金1万亿元,规模同比萎缩44.64%。

另外,上市公司定增项目不断萎缩,也让定增基金“断了炊”,不少定增基金持有的定增项目标的越来越少。

  北京上述中型公募基金经理分析,在当前的监管环境下,上市公司整体上发行定增的积极性下降,尤其优质公司定增融资的需求减少,这会导致公募定增业务在市场选择空间上也逐渐降低;另一方面,定增融资受限导致在再融资市场的地位和重要性下降,而可转债受到鼓励,此消彼长,预计定增融资比例仍会萎缩,导致上市公司更青睐新的融资方式。

北京上述中型公募绩优定增基金经理称,“定增项目规模不断萎缩,也意味着质地好的定增项目也越来越难找。除了封闭期限较长的定增基金仍保持较好的投资外,短期限的定增基金在项目筛选上比较困难。

  除了定增业务体量萎缩、再融资占比降低外,赚钱效应的降低则对投资者吸引力越来越小。

而按照当前定增基金的合同约定,定增基金多数要求定增类的资产占比为八成以上。上述定增基金经理表示,定增基金中提到的定增资产包含以定增方式参与的资产以及定增解禁后尚未变现的资产,目前他们的产品还可以达到这样的比例标准,只不过产品流动性体验不佳。

  Wind数据显示,30只有统计数据的公募定增基金2017年平均收益率为-0.39%。收益率最高的前海开源再融资主题精选基金收益率为23.55%,收益率最差的基金亏损在20%以上。

按照新规后的减持节奏,新拿到的定增项目12个月内不得减持,解禁后12个月内在二级市场减持不得超过定增股本的50%,大宗交易而言,3个月内不得减持超过总股本的2%,大宗交易受让方6个月内不得转让。

  沪上一位公募“老十家”投资总监认为,在去年“二八分化”的市场环境中,定增基金的投资收益也呈现“冰火两重天”的现象,参与蓝筹股定增的基金收益可观,参与创业板定增的基金下跌较多,有的定增拿的安全垫很快就被市场跌穿,配置不同资产的定增基金业绩分化明显。

上述定增基金经理认为,有变现需求的公募可以通过大宗交易折价减持,因为多数定增项目不会占据2%的总股本。如果不选择大宗交易方式,还可以在第二年减持剩余的50%,对流动性的冲击有限。该定增基金经理称,“存量的定增基金不少实施了转型或清盘,在公募领域继续坚持做定增业务的越来越少,部分未到期专户还在运行,但从政策预期看,公募定增业务最黑暗的时期可能就要结束了。”

  北京上述中型公募基金经理也称,从统计的全市场数据看,去年全年发行的定增项目收益最高的有1倍,最差的亏了50%,一些业绩较好、有行业地位的稀缺性公司越来越受市场青睐,定增基金配置资产收益的巨大差距也会反映到基金业绩上,这种市场分化的现象很有可能会成为市场的常态。

  除了市场分化导致投资者体验不佳外,大宗交易的退出方式也让相对微薄的定增业务收益率更是“雪上加霜”。

  沪上一位公募定增基金经理表示,因为目前定增退出既可以二级市场卖出,也可以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如果定增产品到期,只能为对手盘让利的大宗交易来退出。定增项目到期除了抛售的股价冲击外,加上大宗交易的折价,对收益的冲击会很明显。

  北京上述中型公募基金经理则总结称,“一二级市场套利机制的减少会导致市场的资金逐步退出,未来这个体量的市场做大业务规模难度很大,而预期收益率较低又难以留住客户,很难再继续作为公司业务拓展的重点,目前看定增业务的前景不容乐观。”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相关文章